黄敏:我的安财岁月
发布时间: 2018-03-21

龙湖

很长一段时间,我对安财的思念几乎可以与对龙湖的思念划等号。遥想当年的龙湖,春之梨花、夏之蛇目菊和槐花、秋之野菊花、冬之雪花,有花有水有小径,其自然野趣与我对大自然的迷恋一拍即合,我不在学校的时候,多半都在那里。

一个人去,散步看书,喝完的酸奶瓶引得小羊来,秋季棉田里惊飞起的麻雀群;与友人同去,绕湖或半,清晨带笛子,傍晚听蛙声。这些细节,有如甘泉,虽渐行渐远,却常饮常新。

经过多年的移植,对我有特殊意义的龙湖之野花蛇目菊,已经花开南京。今年又寄种子给了两位国贸92的同学。愿“龙湖之花”在上海、苏州与在蚌埠和南京一样美丽绽放。

  

图书馆

当年我是凭兴趣读书。深受林语堂先生的一句话影响,大致是说好大学有好图书馆足矣。所以我常常“猫”在图书馆里看书。图书馆后门的腊梅树和瘦瘦的看门大爷都可以算得上是我的朋友。

偶尔逃课又何妨?只要没有浪费时间。这是我当时的想法。必须看经典啊,必须问关于“我”的三大基本问题啊。我们这一生,无非是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,最好再遇到对的人。而我很庆幸我在安财遇见尼采、卢梭、林语堂,记得那些点着蜡烛在本子上抄写勃朗宁夫人的十四行诗、抱着英文小说在树影下阅读的美好时光。

 (校园草地合影  中为作者 左为吴洁文老师 拍摄于上世纪九十年代)

朋友们

  

我不是一个特别善于交友的人。大学时尤其有些“物以类聚”、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的择友价值观。不太看重老乡、同学这些天然联系。 

因此,我交友的范围反而比较广。比如,国贸89、90的师兄师姐们,其中一个师兄Candy,保持了很久的书信往来,师姐Oxford也是,还曾在她毕业回哈尔滨工作后,去探望她并住在她家;国贸90的师姐Yuan,是我大三实习一个月投奔的地方;商经的老乡师姐Xiangyi则在毕业实习时“收留”了我,让我在杭州月余,踏实在梦想之城找工作。我要谢谢这些陪伴我的伙伴们。  

当然还有我亦师亦友的老师们。教中西方文化比较的陈晓虎老师、教日语的陶惠老师、教商务礼仪的吴洁文老师、我的好友胡向玲老师。

那时候常常去谈得来的老师家探访,谈天说地,再一路歌声穿过校园回宿舍。感谢老师们给我的精神食粮和那些年我蹭过的饭。

1996年,国贸92班同学的毕业合影)

  

英语角

它还在吗?几乎每个周末我都去的英语角。记得当时英语角在教学楼二楼一边尽头的大教室里。在没有手机、无线网络、英文电影的九十年代,见面练习英语口语曾经那么风行。

不同年级和专业的本校学生、校外学生(印象中还有中学生)、外教,构成英语角的主要人群。外教总是最受欢迎,被团团围住;还有一些英语角的“常客”,是去见老朋友的,他们自成一群,聊得欢畅;时常会有主题活动,有时唱歌,有时演讲,有时过节,不过最终都是FREE TALK压轴。那些唱DONNAMOON RIVER的女孩们,你们好吗?喜欢唱YESTERDAY的男生呢,你又在哪儿?感谢你们当年的相伴。

我和安财的故事,总也写不完。当我身处其中时,我也总如现在的你一样用挑剔的眼光看她;但将来的你必定会如离开她之后的我一样,念她的好。因为她见证我们的成长。回望我的安财岁月,我总能“充电”前行。祝母校生日快乐,永远是学生的精神家园。

2016年,国贸92班同学毕业20周年返校聚会留影)  

2016年作者返校时探望已退休的陶惠老师)

  

  

作者:黄敏国贸92级学生,现工作于东南大学海外教育学院)